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热点资讯
“负油价”应成为共克时艰的强信号
2020-05-28 10:2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万喆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日,美油期货五月合约最低跌至-40美元/桶,已然颠覆经济学和商品交易价格常识。“黑金”似已金光不再,只余暗黑漆漆。这是自石油期货自1983年在纽约商品交易所开始交易后首次跌入负数交易。大家的问题是:究竟发生了什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发生了什么?其实也不难解释。5月的美油期货合同第二天就要到期,而产能“过剩”很是明显,储放油的地方已经不多了。美国能源信息署上周公布,上上周美国原油库存环比增加1900多万桶,连续两周创纪录增长且连续12周增加。而这些合约的交割仓库库欣(Cushing),其为内陆城市,储量约为8000万桶,本就不大,原油库容很可能在几周内填满。这使得交割现货产生的储存等费用成本提高,因此大量合约平仓,带来了这场迄今为止绝无仅有的“负油价”事件。正如一些观察人士指出,除了市场供应过剩、库存高企、需求不足等原因外,投机行为也是美油期货合约价格大幅波动的原因之一。

 从6月合约看,美油期货并没有跌入负值区间,从同期的布伦特原油价格看,也保持正值。因此,可以说,20日的油价“负值”并不意味着石油已经违背经济规律而“没人要且倒找钱”。实际上,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21日出现大幅反弹、由负转正,从20日收盘时的每桶-37.63美元回升至每桶10.01美元,虽然交易量极少。

 当然,必须看到,无论是6月合约或布伦特原油价格都已经为历史低价。而油价走低的主要原因,还是疫情基础下的全球经济停摆和需求疲弱。诚如在3月油价大跌时,必须看到,减产协议谈判失败并不完全是油价大跌的原因,需求疲弱才是。当前,虽然减产协议已经回归,第一步将在今年5月至6月减产970万桶/天,为历史减产规模之最。但市场普遍认为,全球需求下降幅度远远大于减产幅度,或为其两倍之多,根据相关研究测算,全球城市封锁带来的能源需求大幅下降,其中石油需求下滑1810万桶/天。因此,市场并不“买账”,油价难以因“减产”而“回升”。

 也有传闻认为,此次油价大跌是一个或几个“大阴谋”,是有人出手刻意打压油价带来的结果。这种说法看似有自己的一套道理,其实不然。比如,美国对于超低油价是不是就“甘之如饴”?恐怕未必。尤其对于现任总统特朗普而言,其上台后,对推动美国能源产业发展的重视程度和投入力度前所未有。他不仅认为能利用能源产业发展增加美国人的就业机会,推动美国的经济增长,而且视能源产业发展为“使美国再次强大起来”、重现“美国梦”的突破口。

 美国的原油产量现已居世界第一。如果低油价环境持续,据Rystad Energy的数据,在油价20美元的环境下,533家美国石油勘探和生产公司将在2021年底前申请破产;如果跌至10美元的价格,将有1100多家公司破产。因此,特朗普恐怕并不希望油价过高,从而影响美国经济的通胀水平;同时,也不希望油价过低,从而影响美国能源计划。特朗普21日通过社交媒体表示,不会任由美国油气企业倒下,已经指示美能源和财政两部制定方案提供资金支持。

 现在可以看到的是,诺布尔能源公司、哈里伯顿、马拉松石油公司和西方石油公司的市值都缩水了三分之二以上,道指成分股埃克森美孚下跌了38%。美国“引以为傲”的页岩油更是雪上加霜,曾经的页岩气明星惠廷石油公司本月初申请破产保护。很多人认为,这只是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一张牌。因此,没有什么理由让人觉得,美国要“暗戳戳”的打压油价至此。事实上,在沙特及俄罗斯3月减产协议“流产”后,全球油价“暴跌”,彼时特朗普也甚是着急,其向双方喊话,鼓励减产协议的继续。4月初,特朗普与沙特、俄罗斯领导人进行了交谈,推动了减产协议的出台,但无奈市场颓势已成。

 尽管期货油价进入“负值区间”的确有其技术性和结构性原因。但也不得不说,目前状态下,经济前景仍旧非常难以让人乐观。虽然有声音认为,疫情过后就会有“报复性消费”云云,但疫情本身究竟会持续多久还不确定,而几年来的保守主义抬头带来的“后撤”影响也将更为深远。

 从历史上来看,几次石油价格大跌都伴随着经济金融危机。

 ——20世纪80年代中期,1985年11月至1986年4月,油价曾在半年内跌去67%。虽说直接影响因素是1985年12月的OPEC第76次会议,其公布了“低价保额”战略,掀起旨在争抢市场份额的“价格战”。但那时正是美国股市的漫长“牛市”,如火烹油的好时光。接下来,1986年,众多宏观和企业层面的经济数据表现暗淡,引发投资者恐慌,美国经济发出与目前类似的衰退信号,2020-05-28星期一,美股暴发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崩盘事件。

 ——1997年1月至1998年12月,原油价格自高点最大跌幅61%。表面上看,也是因为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等部分产油国不顾产量配额肆意增产,沙特为首的OPEC再度提出增产计划。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全球经济增长减速。

 ——2001年9月至11月间,跌幅40%。“9·11”事件和互联网泡沫破裂,美、欧、日三大经济体经济增长同时减速。

 ——2008年7月至12月,最大跌幅75%。美国次贷危机带来全球金融危机。

 今日之前,近几年石油价格也有过几次“暴跌”,2014年中至2016年初,页岩油产量迅速增长,OPEC拒绝减产,布油跌幅超过70%,后才有今日所见之“减产协议”。2018年底,因全球贸易战等,油价也在两个月内跌去40%。

 油价大跌虽有短期因素,但长期影响因素和对长期发展的影响,也已经从历史中看得非常明显。此次油价大跌,并不完全是“一时兴起”,而是近年来不断浮现的事实,与技术革新、贸易战、经济结构瓶颈、国际关系困境等息息相关。目前能够看到,随着WTI5月油价转负,6月合约也遭到抛售,跌幅一度达到70%。

 改变一个事件容易,改变一个趋势很难。从趋势看,无论疫情是否过去,对全球经济面临的挑战都将持续。纽约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暴跌,反映出此前主要产油国达成的减产协议对解决近期供应过剩问题作用十分有限。“负油价”是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形势的极端化反映,更应该成为世界各国携手抗疫、共促全球经济复苏的一个警示信号。

 

  (作者系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

作者简介

姓名:万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九色优选 | 跳跳猪 | 聚聚玩 | 有赚网 | 聚享游 | 快乐赚